金色年华
【通知】新程序启用,请老会员登录并修改头像,新会员注册请点击“用微信账号登录”,具体方法点击此公告。2017前程序将仅供浏览,域名50.shart.cn,如果打开异常请清理缓存或换个浏览器。
查看: 97|回复: 0

金山点评回顾(4)

[复制链接]

主题

帖子

0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0
发表于 4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100【人生暖暖的】李季秀
     季秀的文章也是越写越精,文字愈来愈精练,主题一个比一个更鲜明。

101【偶思-我对知青运动的认识】高五一
      精辟之言,肺腑之感。说得好,深刻,精到,简练。


102【心祭北大荒】林大力
      前几天,听关晨平讲到你的消息,今天就看到了你的重头文章。应该感谢刘元心版主,是她先后挖掘到张连和,还有你的文章,为一中的高材生争光添色,也为天津地区加油添分。
      去年有时在网上看到你的真知灼见,赞同声不绝;你也为此赢得了大家的尊重。这篇文章更会引起大家的共鸣和欣赏。谢谢学兄  。


103【查哈阳的菜园子】孙玉振
    查哈阳是个好地方,有这等的菜园风光和风土人情。

105【不再存钱】 高五一
      老苍子的这篇文章,似乎与征文的主旨关系不大。然而,却关乎到我们每一个人现实的生活态度。节俭是美德,奢侈是恶习;这是多少年来的定论。现下,应该变通一下了。或者说,应该辩证一下了。节俭也等于刻薄自己,寒酸自己,难为自己。而小小的奢侈一下,亦是善待自己,犒劳自己,滋润自己。尽到了责任,也要享受,也要不白活一回。
      以往的生活理念,应该梳理一下,有的需要变通,有的需要颠覆,有的需要放弃。不再存钱,而是积蓄生活,积攒健康。是也。


106【马倌】张青柱
       在几千年的农耕社会中,人类一直以马为伴,与马为伍,认马为友。农田劳作,马是主要劳动力;战场厮杀,马又是主要战斗力。如今,马占据的位置渐渐淡出,但马的历史作用是不朽的,不能抹杀的。
      作者有幸在当年的马号里,近距离地亲近马,观察马,甚而同呼吸,共命运;才能写出如此的精粹之作。没有当年马号里的脏污混杂,异味难闻,劳累不堪,是不会写出如此到位的描述。也写不出人与马如此细腻的感情。

      张青柱,有可能,也有条件成为大作家的。

107【清晰而又模糊的记忆】 汪廷宪
      杨家俊挖掘的,冰城整理的,汪廷宪执笔的【清晰而又模糊地记忆】,好不热闹。当年的人,当年的事,当年的氛围,耀然纸上,恍如眼前。这也是集体的记忆,不失色彩,不失本色。能够引发我们会心的笑,含酸的笑,含痛的笑。
      当然,作为征文,还要加工整理,还要条理化。这也不妨是一种体裁。


108 【丁德重歌词精粹】  丁德重
    不知德重兄上网否?见此等景象又该作何感想?昔日的知青朋友们如此地推崇你,你该欣喜和欣慰了吧?
      德重兄对我有知遇之恩。当年,在一营学习班上,他私下把我分到了5连,我得以在沃土中度过。后来,他又引导我出【金山文集】,我迈进了作家的大门。这俩件事,前十年受益,后十年得宠。实实在在地改变了我的生活轨迹。

      德重兄应该说,是大器晚成的本土诗人。他属于查哈阳人。经历了一路上的奔波坎坷,终于静下来,用诗这种精炼的语言,直抒胸臆。厚积薄发,一发不可收拾。闻名遐迩,雄踞一方。
      我多次返回查哈阳,德重兄一直陪我遍访旧友,切磋棋艺,豪饮浅吟。人生难得一知己,德重兄是也。

109 【怀旧七首】 张连和
      连和兄,终于露面了,等得我好苦;愁煞我也。苦也不是,愁也不是,我只好暂且信马由缰,暂且听天由命。你等学兄早该登台亮相了,一展歌喉,一展文采,一吐为快。这个舞台,有硬性指标,也有软件要求,软硬兼施,德才兼备,太需要你等学兄的参与了。
      天津一中老高三老高二的学兄们,均是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产物。60年代,一中考取重点大学率仅次于福建省一中。他们各个身怀抱负,身怀绝艺,身怀绝技。谈吐不凡,身手矫健。身陷文革之乱和上山下乡之难,实在是个悲剧。如果他们每个人都能拿出彻悟之痛,感悟之切,既有抢救性的味道,也是50团文集之幸。


110 【我和连长】钟泽瑢
      终于见到了写老连长的文章,这是文集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。老连长,还有老指导员,老营长,老教导员们,还有老股长,老参谋们,等等,是开发北大荒的中坚力量。也是我们接受再教育的主要载体。我们是在他们的言传身教中,感受到了兵团,抑或是农场的实质所在,提高了意志品质,锻炼了坚韧不拔的性格。他们尽管也有缺陷,有软肋,甚至他们中间也有另类,但这支干部队伍总体上是坚强的,是过得硬的。他们是基层的支撑,是第一线的统领,是每个屯子的主心骨。农场也好,兵团也好,主要还是靠他们挺过来的。
    好像凡是知青担任指导员,老职工担任连长的连队,都搞得不错。比如五连的孙贵和倪永刚,一连的朱文庚和李长海,这篇文章中的付江和钟泽瑢,等等。这就是互补的优势,也应该算作上山下乡的一个成果。这里面的故事很多,价值很大,期待还会有人奉献出来。


111【我给李先念写信】陆建东
      建东是个执着的人,讲直理,认死理,一条道跑到黑。他当年成了写信反映问题的专业户,这是需要政治勇气和政治胸怀的。那个年代“左”的风气盛行,明哲保身尚且躲犹不及,况且顶风上,更是自找苦吃。而建东敢坦诚直谏,上书党报和李先念。今天看来,信的内容无可挑剔。须知那个年代政治上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黑白颠倒,是非浑浊。向上级写信暴露问题,必然涉及阴暗面,是要冒很大的政治风险的。这方面的例子比比皆是,触目惊心。果然,建东为此也吃尽了苦头。但,这毕竟是他一生中的亮色,足以引为人生得意之处。
      这篇文章深入到政治领域层面,为文集更深入一步,进一步打开思路,开了好头。我们当年不仅仅是生活上的苦和累,还有政治上的磨难。这就需要辨析和清理,需要深度和力度。


112 【记一次北山里的经历】杜云海

   这篇文章与刘强写的【北山里拉柴禾】,可互为印证。与汪伟民的【兴安岭上伐木工】,与余庆元的【难忘的鹤岗拉煤】等文章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反映的是兵团生产活动的一个侧面,生活经历的一个片断,不会雷同,而是异军突起,不同凡响。文学性极强,可读性极强。都是上乘之作。
   阳刚之气,乃之魂魄。


113 【小兵轶事】闻晓华
     【小兵轶事】不准确,【小兵新传】更不贴切,不如叫【查哈阳的往事】。望再斟酌 一下。
    5段故事都可取,文字再精练一下。抒情的文字改成叙事的文字,会更准确贴切。

    闻晓华不远千里,参加了去年上海的第一次文集编辑会议。作为黑龙江的唯一代表,她尽职尽责,尽心尽力,为打开地区的局面作了许多的发动和组织工作。劳苦功高,功不可没。就像一粒火种,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。
     闻晓华身体力行,以身作则。对这篇文章数易其稿,反复斟酌,不耻下问,多方求教。这是一种什么精神?是一种难得的高度负责的精神,是一种可贵的积极参与的精神,是一种宝贵的集体主义精神。假若文集设立嘉奖令,闻晓华当之无愧。
     【查哈阳的秋天】,进一步写实了几个故事,补充了细节,使人物有了光彩。这样文章就立住了。作者终身难忘的故事就形象了,立体了。相信会永不褪色。


115 【我去上海接知青】刘连瑛
       连瑛出手不凡,以别人不具备的视角,独特的角度,真实地再现了当年知青离别家乡的情景。格外熟悉,分外感慨。当时还不知苦滋味,只是茫然。如今再回味,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再回首,更是天苍苍,地茫茫,如今难忘查哈阳。

116 【丰收的小屋】顾谦克
       上海的刘宇廉、袁继璋、顾谦克、程继,天津的刘明原、张连合,还有鸡西的黄晓天,还有没有亮相的其他人,组成了15连的强大的阵容。当年15连俨然是某种意义上艺术的殿堂,文学的高等学府,文化的荟萃之地。以刘宇廉为杰出的代表,这些才子们在当年那样的政治氛围中,敢于高谈阔论,坦诚地直抒胸臆,潇洒地指点阳春白雪,实在是难能可贵,不可多得。
      身可辱,志不可夺也。

      15连的现象,是值得研究的。这些有造诣,有底蕴,有天赋的人们,能聚集和集结在一个丰收的小屋里,似乎是偶然。但却也是知青一代的一个缩影,一个代表。这些有文化有潜质有作为的人们,正是共和国的长子,是继往开来的一代人。可惜,这一代人有的夭折了,有的窒息了,有的沉沦了。好在,我们熟知的这几个名字,还都事有所成,在各自的领域里大显身手,名成功就。好在,我们今天还能在这里谈天论地,指点南北东西。
      【丰收的小屋】,作为文化大餐,归于文化篇。谢谢顾谦克,谢谢刘元心。

117【我的苦守和守望】 杨相如
    当年查哈阳农场有各地知青一万三千人之众,返城高潮过后,只剩下三百余人,50团更是寥寥无几。这些战友各有各的情况,都有自己的故事。已上网的有吕文琦,黄建忠等等,今天看到了杨相如的故事。
      我们应该向他们致敬,他们真不容易。大部队在,还有依托和依靠。零星几个人,散落在各个角落,举目无亲,其孤独和凄凉可想而知。但他们精神上没有垮掉,以各异的生存方式,坚持下来了。杨相如以近似冷峻而又极为平和的语调,倾诉了他的苦守,他的守望,他的守护,令人感慨不已,肃然起敬。他对查哈阳依然一往情深,在纪念建场60年的时候,献上他精心制作的篆刻作品,又让人感佩不已。难得他们都是坚强的人,重情义的人。
      他们又都是热心的人,尽管境况还是不如人意,但却积极地倡导和参与知青的各种联谊活动,热情洋溢,热情似火。
      这,也是一辈子;值得珍惜的一辈子。

118【烈火惊魂】郑有生

   进门刚打开网,【烈火惊魂】映入眼帘;又看到郑有生的名字,意外而又惊喜。郑有生从来没有透漏他的创作意图和创作冲动。他一直默默地支持着高美娟,这次突然发力,因此令人意外地惊喜。
      兵团每个连队好像或大或小地都着过火,赵淑萍写过5连的那场火,但没有郑有生笔下的这场火惊心动魄。因为郑有生是主角,处在火场的漩涡之中,又有英雄之举,感受必然深刻。刻骨铭心,融化在血液中了。流淌出来的文字,也是惊魂一刻。

      谢谢有生,这篇文章给我们补了一课。

   是不是英雄行为,要客观的分析。当时,作者的内心活动经历了两个阶段。他第一次跳进窗户的行动,是人的本性使然,人之初,性本善;何况都是热血青年。有许多的舍身取义的行为,实际上就是人的原动力,甚至是潜意识,也是人的冲动起了作用。第二次跳进窗户,应该说是觉悟起了作用。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在意识清醒时,有判断力时的作为,是可以升华为真正的英雄行为。比如,舍身炸碉堡的董存瑞,舍身堵枪眼的黄继光,舍身救火车的欧阳海。这样的英雄行为有价值,因此光彩照人。相反,一些没有价值的行为,只能说是无谓的牺牲。
      有生和救火的战友们经历过火的洗礼,本身就是英雄行为。由于抢出炸药成功,才没有成为英雄。他们险些成为英雄,或者说距离英雄只有一步之遥;庆幸的是,他们幸亏没有成为英雄。


119【进山】田中人

    为解决产需矛盾,省主管部门让兵团承担一部分木材采伐任务,以保证完成国家下达给林业部门的生产计划;再以兵团完成的采伐数量为基数,按比例分成,给兵团增加木材指标,解决急需。伐木作业主要在冬季,此时正值农闲,在劳动力和生产设备的调配上,农业与伐木的季节正好是互补的,兵团方面可以抽调冬季相对闲置的人力和机械设备用于林木采伐。再有,兵团实行准军事化管理,完成阶段性的急、难、险、重任务,具有一定的优势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-----田中人

    这是关于上山采伐的最严谨最准确的表述,最权威的解读。许多人上过山,我曾在牛耳河呆过两冬一夏,但对采伐的目的和背景,不甚了了,很是茫然。只是以为林区缺大米和猪肉,在计划经济年代里的一种不等价的交换。知青们踊跃上山,除了政治热情之外,还有每天补助8毛钱有关系。下山后,都成了富裕户。当然,付出和透支也是巨大的。

    中人到查哈阳之后,始终在工副业连、砖厂、工程连、营房股等后勤战线摸爬滚打,和王海祥副团长、刘德明副参谋长、韩叙义股长等专家型的领导打交道,学到了许多真才实学,掌握了许多真本领。在知青中,中人是50团后勤战线的一面旗帜。还有上海的金世杰等人,他们为50团的建设默默地做出了许多的贡献。从中人的这篇文章里,可以读到当年的许多信息和数据,由此可见一斑。
    在天津联谊会的许多活动中,中人仍然保持了当年的本色和作风,为人称道,为人表率

120【说不尽的春夏秋冬】南素
    首先,再次谢谢黄巧妹。一个多月的时间,终于把南素的这篇长篇创作,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完了。这种互助精神,协作精神,代劳精神,诠释了文集征稿的本质意义,弘扬了战友之间的深情厚谊。这样的举动,令人感佩。天津战友向你敬礼了。
      南素当年跟着搞科研,竟是这么认真执着,刻苦细致,出乎意料。大多数人恐怕做不到这一点。她今天还记得这么清晰,这么精致,更是别人所不能及的。假设,我们一直留在北大荒,南素恐怕就是袁隆平式的人物了,起码是土生土长的专家了。

      南素,值得我们尊敬。

121【我心中难以 抹去的查哈阳】宫书田
      这组老照片太值钱了。这里面有个我,忒好了。当年我们风华正茂,如今还是不服老。文章极好,照片甚好。宫书田是我的同班同学,多才多艺,是天津交谊舞的有名气的教练;学生甚众。

122【排演沙家浜】侯德寅
        这是写五连的第5篇文章;按独立成篇计算,更是天津地区第100篇文章,已夺佰金,值得庆贺。
      文如其人。这篇文章写得不急不缓,不密不疏,不温不火。细细道来,颇有些情节和取舍。德寅为人平和,善解人意,经常助人为乐。不论什么场合,谈吐不多,但谈锋甚健,不乏幽默。落在笔上,字字句句,段段落落,都是那么得体,那么稳妥。写得是速写,却滴水不漏。又是白描,颇有颜色。漫长日子里的一朵浪花,却是隽永,悠远,融入了漫长一生的长河。
      实际上,德寅该写的故事还有很多,他只是采掘了这一小朵,令人欣赏,给人以当年那短暂而又苦涩的快乐。

      终于见到了老连长孙贵的形象。虽然着墨不多,却栩栩如生,呼之欲出,很是难得。
   

123【难忘阶级斗争那些事】刘莲瑛
      刚刚观赏了社区居委会举办的红歌大赛,都是我们这般年纪,搬凳弄椅的,行动迟缓的,表情凝重的,正有一番感触;打开电脑,便看到了连瑛的【阶级斗争的那些事】。今夕两重天,恍如隔世。新旧对比,反差忒大了。那时也唱红歌,特别是语录歌。但那时唱歌是政治需要,是统治的手段。今天唱红歌,是娱乐,是轻松。时代不一样,人们的心情也豁然开朗了。
    所谓阶级斗争,曾经是我们头上的紧箍咒,捆得人寸步难行,无所适从。连瑛亲身经历的这些案子,现在看来都是小事一桩,无足轻重。在当年绝对是如临大敌,诚惶诚恐。文章真实地再现了当年人们的精神状态,深刻地展示了当年的生存状态。这篇文章好就好在写了阶级斗争,写出了阶级斗争的虚无和荒诞。好在,阶级斗争这个字眼,永远地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。
    连瑛的文章自成一体,有自己的风格。连瑛的为人,亦有自己的性格,令人信服。


125【再访牛耳河】宋绍林
       终于盼来了绍林的力作,这是有关牛耳河的第六篇征文,正是我期盼已久的收官之作。正如老丁所始料不及的那个神态,拍额称奇,神了,对绍林的多才多艺要重新认识,刮目相看了。
      我与绍林能在5连相遇,真是天大的缘分。我们的祖上都在山东龙口,他家是河南宋家,我家是元璧宋家,相距20里地。(后来得知邹德增的母亲亦是龙口北皂村人氏,相距8里地)我父亲年轻时也在哈尔滨学徒,50年返迁天津。在兵团时,每次探亲或公出途径哈尔滨市,都要叨扰绍林家。他的父母及哥三个,倾巢出动,倾囊相待。有一次5连在他家十几平米的地方住了13人,害得老父亲搭上两个月的工资,50多元。他哥和他弟,毅然决然地请了好几天的事假。那情那景,怎敢忘?
      言归正传,绍林当年政治热情极高,是5连知青中第一批突击队,和李景波(也是哈市知青,后被提为5连正职指导员)同为哈尔滨知青中的两把尖刀。冲锋陷阵,摸爬滚打。老爹的成分不过硬,入党的心愿屡屡落空。在牛耳河,他又是一员干将,结果还是未能如愿,也成了我的心病。愧对之情,难以言表。好在绍林后来上了团部,警通排,菜园子,团直学校,结识天下好汉,苦练自身功夫,他亦成为50团一个响当当的人物。

      牛耳河,曾是我驰骋纵横,展露身手的地方;又是我折戟沙场,铩羽而归的地方。两冬一夏,700多天,于山林为舍,于虫鸟为伍,洒汗于露水间,嬉戏于大林深处。身心疲惫,然性情却修炼的怡然自得,挥洒自如。再访牛耳河,情景再现,感慨万千。
      谢谢绍林,写的如醉如痴,如泣如诉,令人流连忘返。

126【把幸福留住】高春媛
      这样的奇迹,我们听过。没想到我们战友中间,也有这样的事迹。距离近了,感受就更深了。患难夫妻,相濡以沫,用大爱书写生活,延续生活,是我们躲不开的课题,是今后生活路上的主题,要向身边的高春媛学习。
      7连有了老戴和李季秀,出了许多有质量,有品位的征文。这一点上,也要向7连看齐。


127【也说阶级斗争那些事】谭乃力
    陆建东的反应很敏捷,转载得很及时。谭乃力写的两件事,很典型。第一段老梁写信“门窗残缺,道路泥泞,操场荒芜,五星失色”,指导员与其辩论,颇具戏剧性。那时一语双关的事情很多,谐音字,歧义字,模糊地字眼,都可能招来杀身之祸。上纲上线,是悬在人们头上的利刃,屡试不爽,所向披靡。由此获罪酿成悲剧的大有人在。老林更是倒霉蛋儿,阴差阳错,吃饺子赶在点上了,差点毁了终身。这些今天令人啼笑皆非的事,当年确是严酷的生活现实,让人窒息,喘不过气来。
      珍惜今天吧,再不会有这样的噩梦了。


128【大学梦】邢培恩

      前晚,到培恩家求书,时间仓促,未及深聊,只是泛泛地交换了对一些事情的看法。培恩去年遭遇不幸,痛失曾患难与共的爱妻,给我的感觉他还没有从悲哀中拔出来,还沉浸在悲切之中。我劝知他,过往的事,不妨视为一部电视剧,不必看重。记忆中的事,不过是一部小说,有些章节可以翻过。劝皮儿劝不了心儿,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。我只好说,凭你的经历和学识,会走出来的。
      转天,就看到了这篇文章。这是一篇自白书,真实而又坦荡。又是一篇告白书,可以代表我们当年的心境和心路历程。当体会到锅是铁打的,广阔天地是无稽之谈以后,我们沮丧,茫然无措。唯一的企盼就是回城市,回家,回到父母身边。幸运者是少数,大多数人在煎熬中苦苦度日。像培恩这样坚持苦读的人也是鲜见的,大多数人心灰意冷,苦苦地守望着。培恩也争取过,挣扎过,无果而终,更是彻骨铭心。因此,文章中的每一段,都有当年鲜明的印记,都有刻骨的铭记。
      这么沉重的心思都过来了,眼下的曲折同样算不了什么。感谢培恩在这样的心境中,积极参与文集征稿活动,还投入了这麽多的有分量的文章。对他人是启迪,对自己也是一种释放和解脱。

129【5连 难忘的回忆】高惠
又见到写5连的一篇力作,由高惠写来,分量厚重了许多。5连走出来许多铁姑娘,裘小英、刘松琴、赵淑波、周红磁、邢芝沉、迟敏、高慧、刘凤、赵淑萍等等,都先后被提拔为连级干部,或是充实到重要岗位上。当时有个武装3排,全部是女兵,一直冲杀在全连的第一线。为五连的建设做出了重要的贡献,是个英雄式的集体。按今天的标准衡量,应该是省部级的模范集体。
    高慧的文章让人眼睛一亮,谋局布篇,详略得当。遣词造句,准确流畅。人物形象生动活泼,感情真挚细腻。我曾经5次回到5连,也写了一些感受,都不及这篇文章厚重。

130【大兴安岭修路纪实】谭乃立
     汪伟民详实地写了大兴安岭的伐木全过程,谭乃力又详尽地写了牛耳河筑路的全过程,相互辉映,堪称姊妹篇。加上田中人、厉和平、宋绍林等人的数十篇文章,50团上山采伐的过程得到了完整的体现,可以独立成篇章了。这是征文中的一个重要成果,是集体回忆的重要收获;也是文集的重要特色。仅这一个侧面,就可以窥见这次征文活动的深远意义,可喜可贺。
      这篇文章的独特之处,提出了当年乱砍乱伐,破坏了大自然的植被,贻害无穷。这是当年全国的共同问题,是民族的灾难。好在,经过几十年的共识,这样的悲剧,再也不会发生,再也不会重演了。

131《南京之歌》之殇  钱品石
      临近征稿接近尾声,品石的这篇政治篇的重头文章修改终于完成了。这是名副其实的政治篇,而且是当年政治生活里的政治大片。能上【兵团战士报】的头版头条,引起轰动和反响,非同小可。作者由此展开,细致地描述了当年政治生活里的大气候和小气候,真实的展现了人们的 思维方式和认识水平,深刻地剖析了社会根源和精神状态。今天读来,大有裨益。
      文风朴实,文笔细腻,文采遒劲;恰如品石的学者作派和工作作风。


132【种葱与拔葱的故事】孟广琳
      又是一篇写5连的文章,5连的战友们有后劲,厚积薄发,后来居上。
      齐富也登台亮相了,“夏天光膀子,冬天空身穿棉袄,三九天扎一根草绳算是遮风挡雪了”,这样的人物刻画,很见功夫。通篇围绕种葱又拔葱的典型事例,知微见著,反映了大主题。当年,还真是这么荒诞不经,令人哭笑不得。整个过程,把人物写活了,把事情写开了,把主题写透了。

      正如建东期待的那样,假以时日,5连真有可能单独出集子了。

133【北大荒给了我什么】刘凤
     近期要到山东去,不大可能跟帖了。没成想,等来了刘凤的写五连的文章。这恐怕是写5连70年代比较全面的叙述了。可贵的是,这是论述孙贵老连长最多的文字了。还有,写倪永刚也是笔墨不少。和杨金生的恋情,写的深情。当然,最精彩的是最后一段,小69成了珠宝大亨。对和田玉的描写,精细,精致,精彩。
     谁说小69不能成气候?刘凤,杨金生,还有5连的一大批人,都是精英。


135【我的战友王春生】丁德重
     我们一直期待并督促春生写一篇征文,因为春生是天津举足轻重的人物。德重的这篇文章也可以填补这个空白,去掉一个遗憾。
      我和春生相处了40多年,彼此太熟识了。特别是在50团网上,在筹建天津联谊会的过程中,有了更多的联系。他的事可以写出许多,值得大书特书;但,反而无从下笔。德重抓住的两件事,真是神来之笔,如椽之笔。写出了魂,写出了情,写出了义。

      谢谢德重。

136【心中的小芳】邹小菲
      认识小菲由来已久。第一面是老连长李长海的宣讲团,70年小菲到各处讲演老连长的先进事迹。声情并茂,已显示出小菲的才华。90年代,1连的各地联谊活动已经相当活跃,小菲是倡导者和组织者。90年代,改革大潮初起,他率先创建了北京赵公口的现代化长途客运站,声名鹊起,如日中天。再以后,他走向了国际贸易,纵横拼搏,独领风骚。同时,他热衷于知青联谊活动,走向了全兵团,成为兵团著名的活动家之一。乃至【北大荒知青之歌】,达到了巅峰,为50团获取了巨大的荣誉。
      但,不知小菲有这般的感情重负。读来凄美动人,哀怨感人。【小芳】这首歌,风靡一个时代,是我们这代人的经典之作。【心中的小芳】是其中的一个音符,一个音律,一个音色。情景交融,又是一首委婉的歌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