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色年华
❤❤❤  祝海内外的知青兄弟姐妹们阖家欢乐,幸福安康!   让我们共同携手走在金色年代,让人生的第二春更加灿烂辉煌! ❤❤❤
查看: 831|回复: 1

二池的情怀(两则)

[复制链接]

主题

帖子

0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0
发表于 2020-9-20 21:43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宋金山 于 2020-9-20 22:53 编辑

二池的情怀(两则)

上个世纪60年代,天津市游泳业余体育学校,即
天津市第二游泳池,坐落在紧邻五大道——黄家花园的西安道上。是天津市培养少年游泳人才的摇蓝。
我在河北路小学,二年级时有幸被体育老师钱庆和,挑选到泳校训练。当时全校挑了有二十几个活跃好动的男生女生,进初级班。从此,不论春夏秋冬,酷暑严寒,每天早五点半在家勿勿起床,带上馍馍,赶到二池。
校长穆成宽,是50年代率先打破蛙泳世界纪录,著名国家泳将穆祥雄的父亲。穆家是游泳世家,老校长几代人就弛聘在旧中国的游泳界,更是为新中国做出巨大贡献,争得巨大荣誉。他又以二池作为基地,尽心尽力地挖掘苗子,为国家输送一流的后备人才。我小小的年纪,能得到这样优厚的条件和名家传授,现在想起来,真是三生有幸。也是天意,我1952年生人,属龙。父亲母亲给我起名“金水”,还真是一辈子喜爱大江大湖,得意“游龙戏水”。
几乎每天清晨到了二池,都能看到老校长端坐在池边的垫子上,闭目养神,威风凛凛的样子。那年正值节粮度荒,孩子们身体条件严重地欠缺。难得的是,泳校为我们这些孩子,每天熬制羊骨头汤。自带干粮,教练亲自用羊油,炸一下,再吃,好香。在那特殊的年代,尽可能地保持这帮孩子的营养和体力。仅此一件事,感受到老校长对“祖国的花朵”,真是煞费苦心,倾注满腔的心血。
在曾经是国家名将李忠慧教练的指导下,每天进行紧张的训练。开始用一根绳子吊着,学游泳基础姿势。后来一人一块板,打水。一次要游无数次来回,增强耐力。一年的时间里,进行泳姿训练。蛙式,自由式,仰式,蝶式,教练都悉心调教。其中蝶式也叫海豚式,难度最大。没经过正式训练,很难掌握。李教练还对有天赋的孩子,一对一地单兵指导。大强度的晨练后,再走过墙子河回校上课。几乎天天如此。
夏天,主要是游泳。冬天,每天要跑步,练骑马蹲裆式,拉皮条,蹦台。还要到到滑冰场滑冰。每周,乘车到佟楼干部俱乐部室内游泳馆,训练一次。尽管辛苦,却快乐无比。成年后,每当看到国家队选手在世界级的比赛中,获得优异成绩,我切身地体会到其中的辛酸和甘苦。
我酷爱在雨天游泳。池水碧波漫漫,雨打水面,水泡点点。池中有时只我一人,轻划水,慢游动,那感觉其妙无比,没齿难忘。尽兴的时候,有时一天跑三趟二池。充满了童稚时的兴奋和惬意。
在二池训练了四年。到小学毕业,自然淘汰了一些同学。在参加天津市游泳比赛中,河北路小学仅剩的四名同学,都获得国家三级游泳运动员的证书及徽章。我的百米蛙泳成绩是,1分35秒6。二级运动员标准是1分32秒。3秒6之差,未达标二级,未能踏上专业运动员的轨迹。
那年十二岁。我清楚地记得,我奶奶,父母及兄弟都去看我的比赛。奶奶回来常常唠叨,老二在水里扑腾太累了。总把父母给她单独做的好吃的,偷偷塞给我。去年知道我哥的一中同班同学李耕,也是那个时期的学员。他当年获得天津市少年仰泳冠军,我既感到亲切,又很羡慕。但一点也不惊讶,我也是从那里走过来的。
四个寒暑,四载春秋。二池的人,二池的水,二池伴我幸福的童年。在简陋而又温馨的二池,练就的一身泳技,伴我一生,享用一世。
下乡在黑龙江兵团,诺敏江留下足迹。1974年返城上学毕业后,分配到天津纺织机械厂。出差,旅游,不管走到哪里,逢江必下,逢海必游。
哈尔滨松花江浅试身手
青岛棧桥探海荡舟
武汉黄鹤楼长江涉水
重庆南天门激流勇游
长沙橘子洲头水迹犹在
葫芦岛笔架山涛声依旧
赏尽祖国湖光水色
阅尽各等江河风流

过了花甲之年,在我哥的乳山海景房,更是如鱼得水,浪迹银滩。在单位天津纺织机械厂,每年在宁园举行职工运动会游泳比赛。我是工程师,岁数大了,体能差了。就报两个项目,蛙泳和仰泳。不和他们拼体力,比的是技术。奖品是是不起眼的一件背心,爱人和年幼的儿子,现场加油助阵,夺冠后即发奖。像是信手拈来,不费吹灰之力,给小家庭里增添了饭后茶余的情趣。
我爱二池,感恩二池,怀念二池,情系二池一世。上善若水,戏水一生,一辈子喜水,爱水,崇尚水,敬畏水。
如今,二池的原址还在。但大门紧闭,早己失去了当年的喧闹嘻戏声。依稀可见“增强人民体质”那块标语牌,留下了历史的印记。抹不去童年和少年时代的珍贵记忆。
怀念,五大道的二池!


新华路体育场的情怀

数日前,一次友聚。偶然联系到我小学同学张国明,欣喜万分。小学时期的画面,涌上胸怀。
我家住小白楼建设路,小学在河北路小学。每天上学,放学,都经过新华路体育场。当年,那里是是得天独厚的体育世界,踢足球,打篮球,摔跤,举重,击剑,武术,棒球,应有尽有。张国明的家,就居住在体育场内。其父张连生,是天津跤坛赫赫有名的四大张之一,即张魁元,张鸿玉,张鹤年,张连生。天津摔跤是全国重要的门派之一,享有极高的声誉。张连生是天津门派的名家,身高体阔,声若洪钟。他的耳朵因长年摔跤,厚了很多,给人一副威武豁达的感觉。让人肃然起敬,投入他门下的弟子许多。
我们放学之后,经常跑到他家里玩。身临其境,近距离观看“张都头”带着弟子们摔跤训练。並在他们操练之余,也穿上搭拉,上场比试。名头教练随意指点一二,竟也学了一些跤技,懂得一些套路。驾凌脚,大别子,背口袋,羊尾巴穗,手别,大攒——摔起跤来,一招一式,也算是有些模样。尤其是他们弟子比赛,更是看的“血脉贲张”。只恨年纪太小,不能登场比拼。
在中学的操场上,在北大荒连队的场院上,遇到机会,我也能和业余摔跤爱好者过几招。虽不是入门弟子,不得名师真传。但见过名家操练,耳熏目染,也懂些其中门道。青壮年时期,真是受益匪浅。
新华路体育场东南角的不大的篮球场,周圈看台是独特的木结构搭建的。在看台圈里,我们经常跨跃,追遂,戏耍。在空旷的土质的足球场上,人影繁密。同班的同学,随便找块地方,摆上书包当门。双方你追我逐,绝不相让。跑得象泥猴似的,夜慕降临,才肯收场。都恋恋不舍地一再约定,明日务必再战。一个个疲惫地翻过体育场近两米高的墙头,怏怏不快地回家。
在文革开始的时候,大部分场地拆除,修建耗时费力的人防工程。1976年天津遭遇到地震,新华路体育场成了最佳的“避难所”。几天之间,搭起密密匝匝的形形色色的颇为奇观的临建棚。周济了附近几百户居民,甚至成全了许多返城知青的婚房。我哥就是在那里成家立业,喜添贵子。直到80年代,才完成它特殊的使命。如今,各路人马,“跑马圈地”,派上林林总总的用场。难以抹去印记的难忘的新华路体育场,已经面目全非,不见当年的模样。
宋金水 2017.9.17.


作者宋金水,是68届初中毕业生。居住在小白楼街建设路。小学在河北路小学,1969年6月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。1974年选调在天津纺织工业学校上学。1977年毕业,分配到天津纺织机械厂設备动力处。1978年考入天津新华职工大学机械设计与制造专业。参与设计厂板类件喷漆生产线,获纺织部科技进步奖。还参与设计多项非标准,专用机床。1987年被纺织部破格晋升工程师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主题

帖子

0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0
发表于 2020-9-22 15:39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拜读了,这哥俩文笔一个比一个好,真棒!

139.gif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