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色年华
❤❤❤  祝海内外的知青兄弟姐妹们阖家欢乐,幸福安康!   让我们共同携手走在金色年代,让人生的第二春更加灿烂辉煌! ❤❤❤
查看: 2938|回复: 1

与马琳兄的情分

[复制链接]

主题

帖子

0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0
发表于 2018-4-13 18:46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宋金山 于 2018-4-14 10:48 编辑

   

    与马琳兄的情分


    2011年9月,我到上海参加50团文集的动员会议。陆建东特意引荐我与马琳兄见面。马琳兄是上海66届高中毕业生,从兵团返回上海后,几年来一直是《知青》杂志社的执行主编,上海知青文化历史研究会负责宣传工作的秘书长。马琳家学渊博,喜欢古典文学,收藏字画,喜作格律诗词,散文写得好,多篇散文被《北大荒日报》刊用,并被《北大荒文化》杂志转载。

    仅一面之交,马琳兄对我格外关照。2015年53团的专栏编辑陈慰亭,推荐我在金网的帖子【网络奇人吴祖康】。马琳大笔一挥,即刻发在第一期表。建东和福明也都是专栏编辑,2017年又推荐我的游记【导游秘笈】。马琳又是破格录用,挤在第一期发表。【知青】杂志是季刊,一年才出四期。在全国的兵团战友中,有权威,有影响,有含金量。因此,稿件拥挤,发稿是要排队的。我以前在文学刊物发表,需烦人托窍,耐心等待。内里的焦急的心情,个中滋味,深有感受。这两次,却是人逢喜事精神爽,喜不自胜。

    更让我感佩的是,马琳兄百忙当中,亲自在金网上撰稿【我和金山】: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    我和金山虽然只见过一面,但却一见如故。庚寅冬日,经陆建东、陈龙强君盛情相邀,与金山初晤于上海徐家汇。

    对于金山,此前,我久已闻其大名,知道他在兵团时是连队领导,那时的领导真正是“吃苦在前”,而“享受”却纯属子虚乌有,用当地土话来说,那时的我们都是拉套的。金山当年也是那种“小车不倒只管推”的类型。

    后来略略知道金山回到了天津,事业上很成功,成为了一名企业家。且为人慷慨大方、乐善好施,颇有古孟尝君之风。我想,以他所具备的那种工作态度和精神,成功是理所当然的,他能够热心于公益也是顺理成章的。

    再后来,又知道金山是天津市作协会员,他文思敏捷,勤于笔耕,创作了大量的诗词、散文以及小说。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他竟然在短短四个月的时间内,从构思到完稿,写成了近二十万字的长篇小说——《雨悸》。

    最初,我是通过陆建东而得以拜读《雨悸》的。小说写的是1970年在北大荒那个百年不遇的雨季里发生的故事。

    刚接触到书名,我就觉得怪怪的,为什么叫“雨悸”呢?是否是“雨季”的笔误?但看完全文,才知道金山的真正用意。

    金山在后记中反思道:“小说中所涉及的年代,是个什么样的年代?用今天的眼光看,那是个荒诞不经,相当落后的年代。在那个年代里,在所谓阶级斗争的桎梏下,否认人性、抹杀人性、摧残人性。”

    那时候,“不论是正面人物还是反面人物,不论是主要人物还是次要人物,所有的人物都逃脱不掉灰暗的色彩和悲剧性的结局。”

    金山用他那支犀利的笔深刻地解剖“文革”,鞭辟入里地揭露“左祸”对人性的摧残,批判那种令人心悸的疯狂社会和病态意识。
    有比较才会有鉴别。2008年全国发生了特大雪灾和汶川大地震,党和政府以及全国人民,坚持以人为本,不惜一切代价,倾举国之力,抢救人民生命和财产,抒写了共和国历史上崭新的篇章。

    金山对此有极其深刻的体会,他写道:“在过去的那个年代里,只能看到对生命的轻视和漠视。今昔对比感人至深。”

   《雨悸》应当是属于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和伤痕文学那一类的。

    和金山唯一的那次见面,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他把身边的一本诗词集赠送给我。金山的诗,有些虽不协律,但想象丰富、用词准确、文采飞扬,气韵生动,诗味十足。请恕我在此连用几个形容词,但这并非我的溢美之意,确是我的真实感受。至今我还把他的诗集陈于案头,时时把读。和金山在一起真有相识恨晚的感觉,以至于那天和他分手时,我连地铁、公交的末班车都没有赶上。

    我赠金山一首七律,纪念这次的晤面

           赠金山

    与君相识在春申,小聚轩窗意倍温。

    丽句清词焕异彩,砚田书舍记边情。

    灯前畅叙肺肝语,笔底长留燕赵吟。

    期有文坛逢胜会,好风送我上津门。

   “焕异彩”:系指金山赠我的诗词集。“记边情”:系指金山大作《雨悸》。“燕赵吟”: 燕赵本多慷慨悲歌之士,系指金山有古侠之风。

    今年我在“金网”上发表了散文《最美不过北大荒酒》。从金山的跟帖上我知道,他的祖籍乃地处东鲁的文登,先祖元朝时于此地为官,遂留下一支脉。金山还说,已去老家续了家谱。我在回帖中称他为“乡贤”。他实在是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和道德情有独钟的,他本质上应当是一个文人,且又是一个性情中人。

    金山想邀我和陆建东明年去他的故乡一游,我在《最美不过北大荒酒》的那篇散文里已经写道,文登是个人文荟萃之地。其实,齐鲁在中国古代历史上孕育了最有影响的儒家文化和中华人伦道德,它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原乡和支柱。它至今还在世界范围内,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和作用。我曾经听过当代大德高僧净空法师的演讲,他说,21世纪能够救世界的是中国的儒学和传统道德。我认为是很有道理的。

    感谢“金网”把我和金山,以及诸多的文朋诗友编织在一起,我们在这里寻到了人间的至乐。最初,我还对“金网”心存怀疑,听了陆建东对“金网”的介绍,我在心里想:一群年华不再的老人,“金色”早已褪去,说“为霞尚满天”还差强人意,如今居然打出“金色年华”的大旗,是否有点儿不识时务呢?

    但和我的估测相反,一年多来,我看到这些老人们在“金网”上,畅叙友谊、反思人生、交流心得,评诗论章。真可谓,书生意气,挥斥方遒,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。大家在一起弘扬的是一种精神,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“知青精神”。“知青”其实是一个永远不老的群体,时代赋予他们永远年轻的生命。因此,金色年华对于他们来说,不是已经逝去的岁月,而是正在经历和将要经历的人生道路。

    金山对于“金网”的付出是有目共睹的。他追随祖康,是把金网作为一项事业来做的。正像他所创办的那些个企业一样,他所倾注的心血和精力,每每让我感动。

    最后,我还是想以金山的话来作为本文的结尾。金山说:“我们这一代人乃至后来几代人,千万不能忘记一个人。这个人就是邓小平。当年的中国只有邓小平具备资格,毅然决然地,义无返顾地,斩钉截铁地制止住所谓阶级斗争的错误理论。又是邓小平锐意改革,从而挽救了中国。邓小平才是中国人民有史以来真正意义上的大救星。”

    没有邓小平,没有改革开放,不会有大返城,也不会有我们今日的金色年华,愿以此与金山及诸君共勉。


  


    陆建东专门为此写了后记

     马琳在黑龙江兵团四师33团时当过连长,与金山共同的知青经历,和对文学的共同爱好,使他们一见如故。事后,马琳特意写了这篇深情的【我和金山】。

    这次在徐家汇茶座见面时,已是晚上9时许。此前,杨金生和刘凤组织五连战友,举办晚宴为金山接风。接着金山,陈龙强和我,又在金生和刘凤的陪同下,参观了他们的“仲龙堂”。我们都为“仲龙堂”彰显的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,赞美不已!可惜我的学识有限,至今未为“仲龙堂”写出文章来。如请刘明原,马琳来参观,一天一定能写出有震撼力的文章来。
    在茶座里,金山和马琳谈诗论文。陈龙强出去买干果,我要了一壶茶。金山说要咖啡,他谈兴正浓,连要了两杯。我说可以了,多喝对心脏不好,喝点茶吧。几个人一直聊到子夜,所以马琳在文章中说,“路上公交车和地铁都没有了”。
    当陈龙强驾车找到入住的宾馆,已是下半夜3点钟了。
这是50团文集拉开序幕时的一个不眠之夜。


    马琳兄的短文,极大地拉近了我们的距离。行文的风格,近似于我的学兄刘明原,因而特别亲切,特别亲近。尽管有许多过誉之词,但出自于他丰厚的学识,总编人的规格,兵团战友的情分,能认可我,肯定我;我受宠若惊,我乐不可支。2017年5月,我到上海看望尚在病榻中的建东。在张强召集的“老小孩”微信群的聚会上,再次与马琳兄见面。终于有机会,表达了我由衷的感激之情。他还是大儒大雅之风度;72岁的年龄,仍在为【知青】和传播知青文化,呕心沥血,殚精竭虑,又一次深深地打动了我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2018,4,13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主题

帖子

0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0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4-14 10:44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宋金山 于 2018-4-14 10:50 编辑

编者按:
    今天是个好日子。
    我去年11月写的报道祖康的文章【网络奇人吴祖康】,经陈蔚庭(网名华亭)编辑的筛选和举荐,得到了马琳责任主编的认可。在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的,综合性知青内部读物《知青》杂志2015年第一期,全文发表。这家杂志季刊,在全国的知青刊物中,占有极大的份量和地位。能在这里发表长篇通讯,非同小可。不仅是我的文字能过关,关键是祖康的事迹真实可信,有推而广之的价值;也是金网有值得宣传的底蕴。【知青】2015年的第一期,同时还选用了金网上上海的高云凌即东方文姝,和北京的蒋绍伟即牧人的两篇佳作。金网的实力可见一斑。
    我还是在2010年,在【天津文学】上发表中篇小说【自由心证】,一晃儿5年了。这次又见到刊物的铅字文字和插图,喜不自胜。人逢喜事精神爽,心里格外畅快。“将进酒,杯莫停”,愿金网涌现出更多的好文章,愿祖康续写新的篇章。
    谢谢华亭和余国成,谢谢马琳,谢谢贵刊的所有编创者们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2015,2,8


    《知青》杂志是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的综合性知青内部读物,为响应党的十八大号召,团结广大知青投入先进文化创作,《知青》杂志2013年起出版季刊,大16开版面,每期64页文字,12页彩页,每季首月中旬出版。
    《知青》杂志是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服务和联系全国广大知青、知青子女,以及关心知青人士的纽带和桥梁,是各地知青沟通和交流的平台。
    《知青》杂志主要栏目:《时代视窗》《知青心语》《人物特写》《旅游人生》《历史印痕》《朝花夕拾》《诗词撷英》《文化长廊》《后知青时代》《史海镜鉴》《生命记忆》等栏目。围绕知青走过的风雨历程和退休生活,反映知青的昨天和今天,展望幸福快乐的明天。
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